Dawn飔蚺/柠墨

【业渚】老婆他不理我怎么办

赤羽业他很无奈,真的很无奈,老婆不理他,他有什么办法……

潮田渚也很无奈,真的真的很无奈,抽卡抽不到草爹他有什么办法……

“唉……又不是草爹。”潮田渚绝望的丢出了手机,任由手机孤零零的躺在床上,微微扬起脖颈呈45°角仰望天空,哦,不是,是天花板。潮田渚表示他愿意用他后半生的欧气,哦不,一年的欧气来换一张草爹爹。

看着被抛弃的渚的手机,赤羽业表示,他还不如那个手机……伸出手拿起了手机看了看里面一排排的SSR忍不住抽了抽唇角:“渚,你这里……”明明有这么多SSR。话还没说完就看见了潮田渚一脸“抽不到草爹生无可恋”的样子。无奈的凑过去,伸手揉了揉潮田渚柔顺的蓝发,将它揉乱再一点一点将它顺直。

潮田渚任由赤羽业的动作继续看着天花板生无可恋,草爹你看我一眼啊……草爹~潮田渚咬着手绢(雾)渴望得到草爹的眷顾(?)。

赤羽业看着潮田渚理都不理他,有些伤心,最近这些天小渚只顾着他的萤草完全不理他,连情人节都是抱着手机想肝出草爹,本来打算来一个赤羽式狂拽炫酷的告白,结果潮田渚根本不理赤羽业,这让赤羽业很gay尬,没办法,天大地大老婆最大,就算人还没到手也是他赤羽业的老婆!

于是赤羽业开始了和萤草争宠大战(?),每天早晨都会跑到潮田渚家和渚一起上学,在路上不断的跟住说话刷存在感,可惜潮田渚一心只读圣贤书(划掉)一心只为肝萤草,对于赤羽业不断刷存在感的行为只是淡淡的应了几句然后继续对着手机……赤羽业不服,他凭什么连一根草都比不过!于是赤羽业试图拿着女装让潮田渚换给他看,结果收到了潮田渚的眼刀一吨并发现潮田渚居然不理他了……不理他了……理他了……他了……了……小渚,你不能这么对我啊~赤羽·突然尔康手·业对着潮田渚的背影怨念。

终于有一天潮田渚放下了手机,赤羽业表示外面这雨下的太及时了,要不是这雨小渚也不会湿透,也不会走近路来他家,也不会在他这里洗澡,也不会跟他开车,也不会放下手机……等等,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算了,管他呢,小渚放下手机立地成佛(?)就算是好事,赤羽业凭借他高超的眼力和记忆力……说白了就是偷窥(不)打开了潮田渚手机的锁屏,点开了yys,打算把小渚的符用光,让小渚陪他一晚,←别担心只是盖棉被纯聊天,毕竟赤羽老司机还没把媳妇拐到手,就怕媳妇嫌他太污被吓跑,为了保持他在媳妇心里良好的形象(哪里良好了,赤羽业您能再不要点脸吗)
(能,下一个)
赤羽业决定把媳妇追到手再说,于是赤羽业点开了符,看了一会儿,决定画个小渚,“哼~♪小渚最可爱~♪老婆最美丽~♪”赤羽业嘴里哼着小调画着小渚心情好极了,待到一个Q版小渚成型之后,赤羽业松开了手,看见那张符抖了抖……蹦出了一根草……一,根,草……woc是草!赤羽业表现得比潮田渚还激动,内心被终于不用跟你抢渚了,渚是我的了,是我的了!无限循环式刷屏,然后赤羽业决定看看等小渚洗完澡之后看见草爹之后会是什么反应,于是赤羽业正准备把手机放回去的时候,潮田渚围着一块浴巾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头发上未被擦干的水珠顺着脸颊滑下流过脖颈,顺势而下,划向锁骨,赤羽业看着这样的潮田渚咽了口口水,虽说这样很合他心意但是在没变成他老婆之前,这样他不敢随便动手啊……

潮田渚在赤羽业家洗了个热水澡,正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赤羽业拿着他的手机不知道在做什么,突然想到他的符还有草爹爹,吓的潮田渚马上夺过手机,无视赤羽业原因不明的脸红打算看看自己有没有少什么东西,结果刚打开手机就看见一根拿着大大的蒲公英的草爹正站在屏幕中央,潮田渚整个人都傻掉了,慢慢抬头看向赤羽业:“业君……这个,是你抽的?”

“那当然,除了我还有谁?”赤羽业又恢复了他嘚瑟的模样,“如果……”话未说完,就见一只蓝色的团子猛的扑了过来把赤羽业摁倒在床上,赤羽·一脸懵逼·业不明所以。

“果然……”潮田渚双眼放光地看向赤羽业然后双足一蹬猛的扑向赤羽业大叫“爸爸!爸爸你再抽一个吧!”,潮田渚表示我激动起来连我自己都怕,赤羽爸爸你再给我抽一张草爸爸吧,倒不是觉得萤草有多厉害,反正目前为止是肛不过一排SSR的,但是沉迷小草盛世萌颜之下的潮田渚可不管这种事,他只要草爹,挂着也行啊。于是潮田渚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此刻有多撩人,他此刻只想让赤羽业再抽一把。

“啊~小渚,我赤羽业还不缺儿子,倒是我那一群儿子还缺个妈,你愿意成为我老婆帮我教育儿子吗?”赤羽业一手环住潮田渚的绝世好腰把人扣在怀里,一只手揉着人的头发把人的头摁在他胸口上,对着人表白,不是赤羽业太怂不想让渚看见他的脸,而是渚这样太诱人了,赤羽业有点控制不住。于是赤羽业霸道的摁住了潮田渚,不让他抬头。

“诶?等等啊业,我……我是男的啊!不会做你老婆的,你死心吧!”潮田渚愣了一下然后毅然决然的拒绝了赤羽业,虽然说被暗恋的人表白很开心,可是总是被当成女孩子还是很让人不爽的啊。

“嘛,渚不要生气啊,不做老婆不做老婆,你做老公怎么样?”反正我可以做老攻嘛~当然这句赤羽业是不会说出去的。替潮田渚理了理头发,赤羽业将下巴放在潮田渚的头上蹭了蹭,气定神闲地等待着怀中人的回答,仿佛不怕怀中人会拒绝,反正除了他没人知道他此刻有多紧张。

“唔……好,好吧,不过你要答应我,帮我抽符!”潮田渚晃了晃头依旧惦记着草爹。

赤羽业不爽的扯了几下潮田渚的头发,“真是的,都是我老婆了,还惦记着符,以后什么时候让我抽不行?只要你叫我,只要我在你身边,什么事我都会帮你做的啊  ,这可是你老公我生来就具备的技能。”说到后面,赤羽业压低声音在潮田渚耳边呼气,赤羽业表示我就是要撩渚你管我啊~

“……”潮田渚表示我不管反正我是被撩到了,然后就着这个比较微妙的体位抬起头吻了上去……

…………谁知道他们做了什么呢,反正我是不会说第二天潮田渚和赤羽业请了两天的假,顺便收获了婚假蜜月假什么的呢。

当然,想孕假的……也不是不可以啊(大雾)。

评论
热度(35)

© Dawn飔蚺/柠墨 | Powered by LOFTER